冰刃不觉冷

霜落。

有一点做风景照博主的冲动

不知道说啥我占个tag问问

山墨这对啥状况啊……被亲友安利了无妄无我这曲有丶懵……月籁那个号a了好久了不知道啥情况有人讲解一下吗

我咕咕辽,是篇帮别人填的云暗。
然后我先看看图会不会糊
感觉占tag有丶多x抱歉了

大概给自己写写置顶?

没啥写的还是来写一个


苏纪年,关系好的叫我纪纪也无所谓(
ID为QQ号,扩列随意。扩我我是沙雕网友,你的快落源泉。

现在沉迷玩楚留香,基三a了,还是在关注相关的。
楚留香是个多门派玩家,还是个武当叛徒。

喜欢的CP有楚萧/邱蔡/齐风/华武(怎么感觉有种队列感)

基三我主玩纯阳/长歌门,太虚剑意和相知,玩过藏剑但是送号了。

一个写字/摸鱼/码字的人(可能不是)
喜欢的话麻烦小红心小蓝手!亲亲你♥
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

个人tag是顾宥。

【华武】是短篇合集就没有名字了

▪我瞎写的,是和朋友约的作文素材六连,app名字叫《作文纸条》每一篇里面都有一句引用,就是来源于这个软件。

▪内含华武和楚萧。

▪一开始准备写十篇的但是我鸽了x

▪虽然短篇也ooc预警

▪壹

 萧疏寒闻声放下了手中的《南华经》。

 银色的发丝被发冠压的端正,外衣穿的严实,简单看了看屋内,就搁笔于桌,去月下会故人去了。

 楚遗风正拿着卧云,在长生殿的檐上吹得陶醉,但习武之人还是生得灵敏,察觉到屋内萧疏寒有动静,也就跳下,翩然转身望向萧疏寒。

 又是山雨欲来,乱红飞舞。

 萧疏寒看着楚遗风不知从哪拿出来了自己闻师弟的桃花酿,也不知说什么,只好佯嗔一句,告诉他不要随便动自己师弟的酒。

 楚遗风随便应了两句就过去了,但是又顺便哄了自家小道长喝了两口酒。

 闻道才有的时候还是挺好的,楚遗风想,至少他的酒有用。

 萧疏寒本来生性淡漠,醉了后眼中的千山雪冷倒是能让楚遗风看出几分柔情百转。酒烈,把那雪融成了无根桃花潭。

 楚遗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把心思压着仔细琢磨几遍,想到了这诗。

 “明月直入,无心可猜。”

 似乎是明白了吧,也就顺势把萧疏寒揽入怀中。

 “疏寒,我喜欢你。”

▪貮

那道长看着面前的剑客,眼神中总带着不知所措,剑客总是不知道为何。

 现在可能知道了,道长贪的是大道,是此世的安稳,现在遇上了自己,倒是实在的从红尘中走了一遭。
 不由得回想起当年那句诺言。

 “你说和你一起去往江湖里?我才不去,我宁可此世都在山上做个修道者。”

 道长现在可是违约了,剑客心里想。罚谁?罚自己吧,让道长这世都只能在红尘中陪自己了。

 如何罚?罚自己与他一起贪这尘世安稳。

“洗砚鱼吞墨,烹茶鹤避烟。闲惟歌圣代,老不恨流年。”

 这不也挺好的吗。

▪叁

剑客和道长遇在江南的初春,那时仍春寒料峭,冰雪未消融。
 
 或许初遇并不如话本上那般美好。

 冷光下长剑的舞动,是一笔笔刻在道长心里了,剑客从绣鹤的外袍内拉出他的手,道长只觉这温度是要熨烫他心中的忐忑不安,让他心中的寒冷消融。

 恍惚间竟觉离了这人世繁杂,与剑客在这江湖,也不是没有几番美好。

 草木有本心,何求美人折。

 道长不追名逐利,自己本是这人间草木,虽说有情,却也有本心。

怎需美人折?仗剑江湖就罢。

▪肆

楚遗风回来了。

 多年等待把一颗心变得干枯都被这个消息沁润,那时山上正落着雨,或许这消息和雨一般吧。

 萧疏寒撑着伞,依然是在后山那个地方,此行目的并不是于此,可人世中总有不期而遇,在寂寥的红尘之外,一瞥故人入眼。

 正值晚春梅雨,花恰是繁茂。

“昔去雪如花,今来花似雪。”

此后,这心再也不会如华山山巅上那雪般寒冷。

▪伍

此过经年,道长带着自己的师弟又一次进了这茶馆。

 当年的天真也是被世事磨砺成了难言的稳重,要是剑客过了这么多年再见一面,除了那张脸,可能也是什么都辨不出来。

 可是剑客再也没有从中原回来。

 一开始道长只是以为中原往返路太远,亦或是路途中遇到什么耽搁了事。但也不觉无聊,在江南,或说茶馆附近晃荡了好几天。

 可是日复一日都见不到剑客的人影,道长才惊觉,自己或是见不到剑客了。

 后来也不在江南等了,道长意识到自己在等一位自己的不归人,在江南与中原辗转多次,是断了自己的念想,又重回大道了。

 这次回来,本着就是带师弟见见世面的目的,来了茶馆,道长也不知能不能再见到剑客。

 才落座不久,茶还未入口,就有一人进来,动作带着匆急,开了口:

“道长,你看我赶了那么久的路,这次不喝酒了,赏我杯茶喝吧。”

 道长一怔,才明白自己等了近十载。

 思量原来少年事,不识痴字不成说。

▪陆

今年明月下,萧疏寒还在武当上之上,只不过身边少了故人。

 或许故人还在吧,萧疏寒总在这十年中翻来覆去的想,可故人十年辗转,乱世漂泊,如今也定是不在了。

 自己曾言过此世仅是一个道者,这遭磕磕碰碰倒是走到了这步,却是在红尘中结实的过了一次,明知自己不得大道,那便不怕爱恨一场,就算最后皆是红尘嚚寂。

 故人远去,落得自己“此身无所托。”

 如何?

悄咪咪的来说一下!
这次的信息量真的非常大了_(:з」∠)_虽然已经被列表们提醒过但看第三遍还是虐的死去活来()感觉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,蹲开开出第二本(??)
咳咳拿患哥的胸放这

【楚萧】求善终


是江南的雨夜。

或许就是那一眼,瞥到红尘中的谪仙。

世间多风流侠客行,少见仙人影。

却又像个无处可归的人,四处不知寻找什么。

是他。

苦酒醉人心。谪仙也如此。

那份情如一坛陈年旧酒,独自在月色的角落酝酿这薄情心。或许它就藏在攥紧衣袖的指尖上,或是杯中清酒倒影中的月影,亦或是那双深邃如华山上冰潭的眼眸。你不知这情何处而来,不知何时谁会掘出这坛陈酒,不知究竟何人醉于会化为酒香的情。陈情不敢思,久意不愿止。

卧云一曲忘相思。

还记得,当年月色下一曲,也是如此。

像是转身落入了雨中故人的伞阴之中,可再也不会有人撑伞等着他了。留下散入夜风的愁曲一段。

来得那么迟,也走到那么快。

甚至还未细问那些话,甚至还未揣摩那些意。就像华山雪地上的滴滴血迹,片片花落。转眼被人世的风雪湮没,留一不归人。

也再也遇不见当初的鹤影了。

这实着是无关紧要,心早已在红尘中滚过一遭,早就千疮百孔,何惧那薄情刃,再添一笔,也无妨。

他不知这是否是情,或许空洞,或许不可理喻,或许不足以喻。酌此几分,也不知为何,差些,差那么一份坦白,差些伦常,差那个身份。

差那么一份机遇,差那么一杯酒、一支箫、一双人。

那句话说不出口,谁也不愿明白,谁也不愿正视,都独自一人品着这柔情。

再遇时,都不知是多少个岁月换来的一瞬。

本该是欢喜的一刻,却不知自己应该持着怎样的感情来对待。一句祝福都说不出口。

感情已被多年的孤生一人消磨,即使知道不应有这样的心,也不知拿什么来替换。一心迷茫。是悲是喜,已经没什么可牵挂的了。

原有的欢喜,化入心中千山雪冷。

无情非绝情,就算断了这七情六欲,怎不知还有他。留下那再也化不成三春桃花潭的心。

窗外夜风阵阵,屋内烛光摇曳。

对上夜色般冰冷的目光,心神就添了几分惶恐。还是当年的脸庞,却又不是他。

又怎么会还是他呢?心知肚明,谁都知道。

本是他的不归人,又怎么敢再索求?

那……将往事埋葬如何?

血迹沾染了长剑,借此为碑;华山上的风雪飘摇,以此为冢。掩住当时年少,掩住满膛热血,掩住那明月。都是过去。

像是一场梦,梦醒如摔下崖,得个粉身碎骨,得个千疮百孔的一世。

那不是真的,也会是真的。那只差了真心罢了。

像是一场梦,梦醒故人也未归,余下个一厢情愿,余下个有始无终。

这不会是假的了。未曾起笔故事已完。被迫逐字逐句表演着,不可从心,不可动情。

多年后,人散。本是与人并肩可走的江南小道,又回到了孤身一人的大道。

无人可寄情。

或许有时还能记起曾经的点点滴滴,也不知要思索些什么,望着云海,飘到千里之外。旁人不知这是为何,谁也说不清楚。

那时一句“自是江湖人,一人来,一人归去。疏寒,若是我回归山河,你也不需任何牵挂。我这命,定是要回去的。”

不愿细想,只好评一句,一语成谶。

是一人来一人归,是回归山河了,可又怎愿无牵挂呢。怎会无牵挂呢。

往事埋葬,以我心为碑,以你情为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骰文,赶着写的,有bug就麻烦告诉我。
希望有朋友能k我腾讯,想写骰文x

因为没有写完就只是占个tag

是江南的雨夜。

或许就是那一眼,瞥到红尘中的谪仙。

世间多风流侠客行,少见仙人影。

却又像个无处可归的人,四处不知寻找什么。

是他。

苦酒醉人心。谪仙也如此。

  那份情如一坛陈年旧酒,独自在月色的角落酝酿这薄情心。或许它就藏在攥紧衣袖的指尖上,或是杯中清酒倒影中的月影,亦或是那双深邃如华山上冰潭的眼眸。你不知这情何处而来,不知何时谁会掘出这坛陈酒,不知究竟何人醉于会化为酒香的情。陈情不敢思,久意不愿止。

卧云一曲忘相思。

还记得,当年月色下一曲,也是如此。

像是转身落入了雨中故人的伞阴之中,可再也不会有人撑伞等着他了。留下散入夜风的愁曲一段。

来得那么迟,也走到那么快。

甚至还未细问那些话,甚至还未揣摩那些意。就像华山雪地上的滴滴血迹,片片花落。转眼被人世的风雪湮没,留一不归人。

也再也遇不见当初的鹤影了。

这实着是无关紧要,心早已在红尘中滚过一遭,早就千疮百孔,何惧那薄情刃,再添一笔,也无妨。

他不知这是否是情,或许空洞,或许不可理喻,或许不足以喻。酌此几分,也不知为何,差些,差那么一份坦白,差些伦常,差那个身份。

差那么一份机遇,差那么一杯酒、一支箫、一双人。

那句话说不出口,谁也不愿明白,谁也不愿正视,都独自一人品着这柔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昨天写到12点55,实在太困就没写了,maybe要很久才能写完,毕竟期中到了,我还要蹲官粮,因为是骰文所以有部分句子是我债主点的,具体来源我不大清楚,如果有侵的麻烦告诉我👌
对于这篇文各位不用抱任何希望()我写的太烂了,还有两段才是正经叙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