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刃不觉冷

霜落。

【楚萧】求善终


是江南的雨夜。

或许就是那一眼,瞥到红尘中的谪仙。

世间多风流侠客行,少见仙人影。

却又像个无处可归的人,四处不知寻找什么。

是他。

苦酒醉人心。谪仙也如此。

那份情如一坛陈年旧酒,独自在月色的角落酝酿这薄情心。或许它就藏在攥紧衣袖的指尖上,或是杯中清酒倒影中的月影,亦或是那双深邃如华山上冰潭的眼眸。你不知这情何处而来,不知何时谁会掘出这坛陈酒,不知究竟何人醉于会化为酒香的情。陈情不敢思,久意不愿止。

卧云一曲忘相思。

还记得,当年月色下一曲,也是如此。

像是转身落入了雨中故人的伞阴之中,可再也不会有人撑伞等着他了。留下散入夜风的愁曲一段。

来得那么迟,也走到那么快。

甚至还未细问那些话,甚至还未揣摩那些意。就像华山雪地上的滴滴血迹,片片花落。转眼被人世的风雪湮没,留一不归人。

也再也遇不见当初的鹤影了。

这实着是无关紧要,心早已在红尘中滚过一遭,早就千疮百孔,何惧那薄情刃,再添一笔,也无妨。

他不知这是否是情,或许空洞,或许不可理喻,或许不足以喻。酌此几分,也不知为何,差些,差那么一份坦白,差些伦常,差那个身份。

差那么一份机遇,差那么一杯酒、一支箫、一双人。

那句话说不出口,谁也不愿明白,谁也不愿正视,都独自一人品着这柔情。

再遇时,都不知是多少个岁月换来的一瞬。

本该是欢喜的一刻,却不知自己应该持着怎样的感情来对待。一句祝福都说不出口。

感情已被多年的孤生一人消磨,即使知道不应有这样的心,也不知拿什么来替换。一心迷茫。是悲是喜,已经没什么可牵挂的了。

原有的欢喜,化入心中千山雪冷。

无情非绝情,就算断了这七情六欲,怎不知还有他。留下那再也化不成三春桃花潭的心。

窗外夜风阵阵,屋内烛光摇曳。

对上夜色般冰冷的目光,心神就添了几分惶恐。还是当年的脸庞,却又不是他。

又怎么会还是他呢?心知肚明,谁都知道。

本是他的不归人,又怎么敢再索求?

那……将往事埋葬如何?

血迹沾染了长剑,借此为碑;华山上的风雪飘摇,以此为冢。掩住当时年少,掩住满膛热血,掩住那明月。都是过去。

像是一场梦,梦醒如摔下崖,得个粉身碎骨,得个千疮百孔的一世。

那不是真的,也会是真的。那只差了真心罢了。

像是一场梦,梦醒故人也未归,余下个一厢情愿,余下个有始无终。

这不会是假的了。未曾起笔故事已完。被迫逐字逐句表演着,不可从心,不可动情。

多年后,人散。本是与人并肩可走的江南小道,又回到了孤身一人的大道。

无人可寄情。

或许有时还能记起曾经的点点滴滴,也不知要思索些什么,望着云海,飘到千里之外。旁人不知这是为何,谁也说不清楚。

那时一句“自是江湖人,一人来,一人归去。疏寒,若是我回归山河,你也不需任何牵挂。我这命,定是要回去的。”

不愿细想,只好评一句,一语成谶。

是一人来一人归,是回归山河了,可又怎愿无牵挂呢。怎会无牵挂呢。

往事埋葬,以我心为碑,以你情为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骰文,赶着写的,有bug就麻烦告诉我。
希望有朋友能k我腾讯,想写骰文x

评论(3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