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刃不觉冷

霜落。

【华武】是短篇合集就没有名字了

▪我瞎写的,是和朋友约的作文素材六连,app名字叫《作文纸条》每一篇里面都有一句引用,就是来源于这个软件。

▪内含华武和楚萧。

▪一开始准备写十篇的但是我鸽了x

▪虽然短篇也ooc预警

▪壹

 萧疏寒闻声放下了手中的《南华经》。

 银色的发丝被发冠压的端正,外衣穿的严实,简单看了看屋内,就搁笔于桌,去月下会故人去了。

 楚遗风正拿着卧云,在长生殿的檐上吹得陶醉,但习武之人还是生得灵敏,察觉到屋内萧疏寒有动静,也就跳下,翩然转身望向萧疏寒。

 又是山雨欲来,乱红飞舞。

 萧疏寒看着楚遗风不知从哪拿出来了自己闻师弟的桃花酿,也不知说什么,只好佯嗔一句,告诉他不要随便动自己师弟的酒。

 楚遗风随便应了两句就过去了,但是又顺便哄了自家小道长喝了两口酒。

 闻道才有的时候还是挺好的,楚遗风想,至少他的酒有用。

 萧疏寒本来生性淡漠,醉了后眼中的千山雪冷倒是能让楚遗风看出几分柔情百转。酒烈,把那雪融成了无根桃花潭。

 楚遗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把心思压着仔细琢磨几遍,想到了这诗。

 “明月直入,无心可猜。”

 似乎是明白了吧,也就顺势把萧疏寒揽入怀中。

 “疏寒,我喜欢你。”

▪貮

那道长看着面前的剑客,眼神中总带着不知所措,剑客总是不知道为何。

 现在可能知道了,道长贪的是大道,是此世的安稳,现在遇上了自己,倒是实在的从红尘中走了一遭。
 不由得回想起当年那句诺言。

 “你说和你一起去往江湖里?我才不去,我宁可此世都在山上做个修道者。”

 道长现在可是违约了,剑客心里想。罚谁?罚自己吧,让道长这世都只能在红尘中陪自己了。

 如何罚?罚自己与他一起贪这尘世安稳。

“洗砚鱼吞墨,烹茶鹤避烟。闲惟歌圣代,老不恨流年。”

 这不也挺好的吗。

▪叁

剑客和道长遇在江南的初春,那时仍春寒料峭,冰雪未消融。
 
 或许初遇并不如话本上那般美好。

 冷光下长剑的舞动,是一笔笔刻在道长心里了,剑客从绣鹤的外袍内拉出他的手,道长只觉这温度是要熨烫他心中的忐忑不安,让他心中的寒冷消融。

 恍惚间竟觉离了这人世繁杂,与剑客在这江湖,也不是没有几番美好。

 草木有本心,何求美人折。

 道长不追名逐利,自己本是这人间草木,虽说有情,却也有本心。

怎需美人折?仗剑江湖就罢。

▪肆

楚遗风回来了。

 多年等待把一颗心变得干枯都被这个消息沁润,那时山上正落着雨,或许这消息和雨一般吧。

 萧疏寒撑着伞,依然是在后山那个地方,此行目的并不是于此,可人世中总有不期而遇,在寂寥的红尘之外,一瞥故人入眼。

 正值晚春梅雨,花恰是繁茂。

“昔去雪如花,今来花似雪。”

此后,这心再也不会如华山山巅上那雪般寒冷。

▪伍

此过经年,道长带着自己的师弟又一次进了这茶馆。

 当年的天真也是被世事磨砺成了难言的稳重,要是剑客过了这么多年再见一面,除了那张脸,可能也是什么都辨不出来。

 可是剑客再也没有从中原回来。

 一开始道长只是以为中原往返路太远,亦或是路途中遇到什么耽搁了事。但也不觉无聊,在江南,或说茶馆附近晃荡了好几天。

 可是日复一日都见不到剑客的人影,道长才惊觉,自己或是见不到剑客了。

 后来也不在江南等了,道长意识到自己在等一位自己的不归人,在江南与中原辗转多次,是断了自己的念想,又重回大道了。

 这次回来,本着就是带师弟见见世面的目的,来了茶馆,道长也不知能不能再见到剑客。

 才落座不久,茶还未入口,就有一人进来,动作带着匆急,开了口:

“道长,你看我赶了那么久的路,这次不喝酒了,赏我杯茶喝吧。”

 道长一怔,才明白自己等了近十载。

 思量原来少年事,不识痴字不成说。

▪陆

今年明月下,萧疏寒还在武当上之上,只不过身边少了故人。

 或许故人还在吧,萧疏寒总在这十年中翻来覆去的想,可故人十年辗转,乱世漂泊,如今也定是不在了。

 自己曾言过此世仅是一个道者,这遭磕磕碰碰倒是走到了这步,却是在红尘中结实的过了一次,明知自己不得大道,那便不怕爱恨一场,就算最后皆是红尘嚚寂。

 故人远去,落得自己“此身无所托。”

 如何?

评论(2)

热度(19)